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百味人生 查看内容

298棵杨树:奸近杀

2016-1-7 22:30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22083| 评论: 21|原作者: 风荷

  天黑下来以后,她坐在她家公路边的柴垛前,看着房子里煤油灯下打闹的姐妹们, 幻想母亲看到一定会抱着她心疼的哭起来,温暖的热泪盈眶。
  小妹被弟弟打出来了,一眼看到她,惊呼着,弟弟们都跑出来看,小妹和弟弟们将她抬到房屋里。
  母亲从里屋里出来,看到她,吃了一惊,将她上下仔仔细细地打量。姐姐很别扭,看着她。
  小妹:“这几天你都到哪了呀?”
  她听了笑起来,什么几天呀,中午到街上医院里做的手术,现在晚上回来的呀。
  母亲越发怀疑起来,门外她的爹走了进来。
  她母亲立即质疑起来:“说!这四天你们跑到哪个野女人那儿去了?!”
  四天,她更吃惊了。仅仅是从中午到天黑,就过了四天的时间吗?
  她的爹不说话,举起手来:一捆子炸馍!孩子们一哄上去解下来就吃。
  她的爹说:“看看!看看!吵啥子吵!这是5块钱!这几天做生意挣来的!”
  她的母亲接过5块钱,就不再说话了,扭身又进了里屋去。
  小妹递给她一根炸馍,“你们这几天去哪儿了呀?”
  她告诉她,她从老坟园子里回来的,是周新生那个老头送她回来的。孩子们惊的叽叽喳喳,乱过一阵后,她的爹妈总算搞清她的状况。
  她爹害怕地说:“怎么可能呢?老坟园里只住着那个老头周天意,他可是这十里八乡有名的人!原来是咱这地走出去的,熬官最大的人!从部队上回来就直接当了市里的公安局长,三年没回家,一当了局长就带枪回家,一回家就杀了人,杀了人也没判他刑!官儿搂了,还带着枪!一个人住老坟园里种桃子。谁敢跟他来往!”
  她一听,总算是想起来了这个传说中的周天意。这个人身材魁梧,眉宇朗朗,相貌堂堂,一身正气。从部队上转业回来以后,直接就当了公安局长,公安局长是能带枪的。据说是三年没回过家,接了委任状后,这个人就心急火燎地连夜回家。
  她看到在一个月朗星稀的夜晚,绿军装到白公安依然英武逼人的周天意兴冲冲地走上了回家的路。见到家人的渴望和光宗耀祖的喜气包围着他。近乡总是情更怯,近家总是情更激,看到自己家的房子,他的脚步就慢了下来,他幻想着妻子孩儿见到他时的激动喜悦,父老乡亲知道他回来时的狂欢,啊,这将是一个不眠之夜。
  但命运总在不经意处转弯,这个当了公安局长,即将和妻儿父老乡亲分享喜悦的男人,被他家房里的声音打断了,他以一个老侦察兵的敏锐,一下子就发觉了事情的不对处:这声音是欢愉的,是抑制不住的,是他渴望和熟悉的。他怒从心头起,却平静地戳开窗户纸,一眼见到了不想见到的,真是恶从胆边生!一脚撞开房门,冲进里屋,揪住那个男人,连床都没拖下,一枪崩了。他又揪起女人,女人吓傻了,两个儿子听到动静,都跑过来。看到赤身裸体,溅血满地的死尸,惊得张嘴合不上,一看他爹枪指着妈的头,又要崩他们的妈,孩子们抱着爹的腿跪下求情,男人看到孩子的脸,刹时以为也不是自己的,一怒,却遵从冤有头债有主,抬手对着窗子“砰砰”两枪。
  枪声划破了夜的静寂。村子里的狗都狂叫不止。
  周天意踢开孩子,提枪敲开了支书家的门,说明来由,支书吓得跪地求饶。周天意吃了一惊,他本意是找支书自首,却不料支书受不得惊吓,将所有的事情都一五一十给周天意交了个底。
  原来周天意娶的女人,极会妖调哄人,擦脂抹粉,描眉画唇,走路一摇三摆,乔张做致,大人娃子乍一见犹如天仙。一见到男人,这女人真如水做的,不会发一点儿脾气,又卷着舌头说话,娇声燕语。周天意在部队上,当初只图了女人貌美,哪知有如此德性。娶回家后,夫妻两地分居,女人更是睁着两只水眼儿勾引村里的男人。村里男人们,老婆历害的都管得住,不历害的都被这女人勾上手。古人说的好:鹅行鸭步婆姨相。支书深知破坏军婚的历害,几次苦口相劝,不料女人反来勾引他,支书一急就给村里的男人们敲警钟。无奈是女人自愿,男人们如蝇逐臭,再说不听。支书就支摆自己的女人去劝周天意的老婆,哪知这女人极会装,睁着大眼就能说瞎话,反把支书的婆娘哄得一愣一愣的。老话说赌近盗奸近杀,古人从来都没说差,现在就来了活世报了。
  周天意不听便罢,一听怒火冲冠,提枪就准备回去杀女人。支书一看事头更不对,跪着死抱住周天意,连扇了自己几个耳光,大叫着:“大侄儿,要怪就怪我!我没给你看好门风!我有罪!我有罪!”
  这时支书屋里屋外已是一堆人,一些人已经跑到现场看了个明白,大家跌跌跌撞撞找支书报案,却看到周天意带的有枪都不敢靠近。支书的女人了穿着秋衣秋裤,冻的哆哆嗦嗦,也跪在地上,语不成调帮着证实男人的话。屋外的女人们听到屋里有人说周天意的女人,都往里靠靠,异口同声证实那女人的调子。
  周天意红着眼睛,大叫着:支书,咱们冤有头债有主,我周天意是党和部队培养出来的,绝不滥杀无辜。今日在此,有做过对不起我的人当着全村人的面给我道一个歉,我饶了他!
  话音一落,黑压压跪了一地男人,磕头如捣蒜。男人扯着跟来的女人们也跪下,有起来的孩子一看大人跪下,也跟着跪下,女人们预感周天意使诈,让男人坦了白,还会崩了他们,真是大祸临头,危机四伏,纷纷号啕大哭,女人一哭,孩子们跟着大哭,男人们也大哭起来。一时之间哭声震天,鸡飞狗跳。
  周天意见此情景,顿感一阵眩晕,从小在这个生养的村子建起来的世界观倾刻崩塌,我堂堂儿郎,本想功成名就回乡光宗耀祖,妻儿父母共享天伦,本以为今夜是个喜气洋洋的不眠之夜,却不料变成一个鬼哭狼嚎的不眠之晚!真是天遣我,天遣我呀!
  支书一看周天意有悔意,忙说:“大侄儿,事儿出了就出了,周天明那野娃子该死!大侄儿崩得对!只是村子里其他男人可都是劳力,你要是一下子全毙了,这地下跪的女人们可都成寡妇了,娃子们都没爹了,一个村可全都毁了!我作为一村之长,没有给你把好门风,我有天大的罪!门外的男人们可都听好了,为保住你们,支书我拿命给天意来换!”
  门外的男人们诺诺再也不敢,再也不会去找老婆以外的任何女人了。
  周天意仰天大笑:是我眼瞎了,找了个如此辱败门风的女人,还连累一个村子!这是天意,天意呀!真是天遣我,天遣我呀!
  支书说:“大侄子,你把枪放下,事儿出了就出了,你可是咱们村子里的大人物,从绿军装到白公安,熬到这个位子你吃了多少苦,怎么能让这个事儿给大好前程毁了!我今天当着全村人的面立誓:周天明是我杀的!要杀要剐我顶着!”
  支书老婆一听,弹跳着号叫起来。
  周天意拉起支书,真的就放下了枪,双手抱拳冲着里里外外的人一打恭:支书的好意我领了,但我无命消受,一人做事一人当,不连累在场的任何人。
  支书还要分辨顶罪之事,周天意又拾起枪,叫到:谁不听话,就崩了谁!支书去摇电话报案,通知镇上和市里,今日是我上任公安局长的第一天,本想回来和老少爷们同庆,没想到第一天我自己就犯了案!我给我自己来破案!这是我办的第一个案子!支书去摇电话!
  支书没想到周天意竟逼着他摇电话,和门外老人们苦苦哀求,希望周天意能同意他顶罪,保住这地方百年才出的一个大官。
  周天意不耐烦,抬起枪顶着支书脑袋,硬生生让支书摇了电话报了案。
  案子一报,在等着来人的当儿,支书就开始哭:大侄子,我有罪,我有罪,我没保住你!你打死我算了。
  支书一哭,村里的老人们都跟着一起哭,有几个还在想主意。
  周天意此时心里想:这大概就是命!命里不该回来做这个公安局长!早不回来晚不回来,偏偏今天回来!转念一想:该来的早晚都会来!井里的蛤蟆井里安然,河里的蛤蟆河里宽展,命该如此!
  后来部队和市里都来人调查,乱了多少天后,周天意自然就掉了公安局长,判了无期监外执行,一个人住在村外的老坟园子里种桃树。

  他杀死的周天明就埋在他的桃园里,说来也奇怪,这周天明的老坟上自然长了一圈刺槐,树根都探到了棺材里。村里的老人都说这人做的事太缺德,在阴间里阎王都看不过,用槐树镇着他永远不得投胎转世。



鸡蛋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发表评论

最新评论

引用  叶沁    2016-1-6 16:13
问好作者,辛苦。
引用  雪珂    2016-1-6 16:53
好文笔,学习了~
引用  龙腾四海    2016-1-6 19:44
文笔优美,送上问候。
引用  安小影    2016-1-6 21:34
好文字,赏读。
引用  九月冰菊    2016-1-6 22:40
欣赏并问好!
引用  遥望丿无伤    2016-1-6 22:58
好才华
引用  清风    2016-1-7 00:15
欣赏美文,问好。
引用  一竖居士    2016-1-7 06:02
欣赏,静静品读
引用  封与风    2016-1-7 08:08
引用  素点    2016-1-7 09:27
欣赏佳作,新年好!
引用  浮华苍桑    2016-1-7 11:22
学习了,不错。
引用  郑黑丫    2016-1-7 11:33
来欣赏了,问好
引用  微笑    2016-1-7 15:42
赏读,冬安
引用  い义薄呍兲メ    2016-1-7 19:09
学习了,问好朋友!
引用  微尘    2016-1-7 20:21
好才华
引用  凉奕    2016-1-7 20:55
好文笔,欣赏学习。
引用  流萤小梦    2016-1-7 22:56
小说写的挺好的,欣赏!
引用  冰羽    2016-1-7 23:04
欣赏并送上问候
引用  随风    2016-1-7 23:27
好文,拜读

查看全部评论(2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