兰草地 首页 小说故事 百味人生 查看内容

不一样的生活境界《十一》

2016-1-4 19:11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21363| 评论: 23|原作者: 崔志远

第十一章     结婚
郎才女貌结姻缘,
穷富差别地与天。
抛却世域短偏见,
精神境界成美谈。
      张老汉一边吃着饭,一边和周小丫说:“我总觉得咱们家的事有些蹊跷,拉砖买钢材的钱,玲子先前说是从银行借的,可今天又说是那个司机的,究竟是咋回事,玲子为啥不和咱们说?”周小丫说:“说也奇怪,无亲无故的,相距几十里,晚上来给咱们守这个堆,要没有点特殊关系是不可能的事。”张老汉说:“也许是来帮咱家,那倒是好事,就怕他的家口知道,要是传出去,他的家人来找,倒霉的还是咱家。”周小丫说:“这个人是单身就好了,看玲子和他那近乎劲,要是能来咱家过日子,全屯的人就会另眼看待咱家。”张老汉说:“快别想那好事,也许他们是胡闹。”周小丫说:“不会,那个司机不像是走下道的人。再说,咱玲子的为人别人不知道,咱俩还不知道。”张老汉说:“别说了,随他们去吧!一辈子不管两辈子的事。”
这两天许晖推掉了不少的活 。因电焊师傅是自己请来的,无论咋着也得陪着,第三天中午正吃饭,这时来了电话,许晖看了看,是医院打来的,知道是有出院的活,没接。过了一会,手机又响了,没办法,这回只得接了,医院的护士说:“下午有一个人出院,这个活你得干,一会千万过来。”许晖说:“病人是谁?”护士说:“这个人叫马平。”许晖说:“好吧!一会过去。”李梦玲听的真切,对许晖说:“如果真是咱们这里的马平,那就别收他的钱。”许晖说:“这事还用你教我。”
因为啥医院的活护士专找许晖?这里边有一层关系,三年前许晖的车出车祸,母亲住在北京的一家医院,两个月以后,转院回到家里的县城医院。原来的车不能用了,又买了新车。一开始,许晖专心照顾母亲,无心干活。虽然不干外边的活,医院里的医生护士有事,就连油钱也不要的去跑。时间一长,混个好人缘。医院的领导做他的思想工作,叫他把心放开点,如果有出院的,或是亲属来看望的用车就干一点,反正老妈是一级护理,护士不离左右。因此许晖在医院扎了根。有时许晖的时间赶不开,医院就拖延出院的时间,反正医院把多数的活都让许晖干。
马平由妻子儿子扶着上了车。坐下后一看,司机是那天说自己不对的那个人,有心下车,可车已调头了,这一路在车上总觉得不自在。想想昨天……哎……。
昨天上午,马平叫儿子去找刑警队的人,刑警队的人不来,儿子又找司法的人,司法的人来了后,问吗平:“你找我们想咋办?”马平说:“让他们拿点药费,他们的车把我的地轧了,还打伤了我。”司法的人员说:“她们的车轧了你多少地?”马平说:“轧了一条垄,足有两丈长。”司法的人说:“她们因何打你?”马平说:“我坐在那里,不叫她们车走。”司法人员说:“你坐的地方是你的地吗?”一句话把马平问住了,司法人员拿出了警务人员照的相片说:“你坐着的那条垄是人家的地,人家打你是正当防卫,你还想要药费,人家不和你要误工费就不错了,两台车,二十多人,一上午没干活,你说多少钱吧!说的马平哑口无言。
本来马平的伤就不重,一个老太太再用劲还能咋样,全是装的。下车的时候不装了,自己下的车,拿出一百元给车费。许晖说:“这车费有人交了。”马平说:“是谁交的?”许晖说:“是李梦玲替你交的。”此时的马平一脸的羞涩。
大棚盖完了,李梦玲给两个小姑子与表姑打了电话,还有爸爸妈妈,叫他们都过来,这天中午大会餐。吃饭前,李梦玲说:“我今天所以叫你们来,是宣布一件事。”说完,把在外边往里屋拿酒的许晖拉到面前。说:“这个出租车司机是我新处的对象,建大棚的钱也是他拿的。他是单身,以后就在这个家过日子,今天的宴席就是订婚宴。明天我们就去登记,过几天再过来吃结婚酒。”众人谁也不言语,都以为这个事有点差距。许晖好像看透了众人的心,笑了笑说:“大家的心情我理解,以后这个家就是我的家,李梦玲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。今天的事是我安排的,两个孩子上学了,在这里的是两家的父母和表姑,还有两个妹妹,我每人满一杯酒,以表示我的真心。”说完,给这几个人把酒满上。这时张玉香站起身来,满了一杯茶水递给许晖说:“你就以茶代酒,咱们共同喝了这杯,我有话说。”许晖接过茶杯,说:“我喝了这杯代酒的茶,就算敬两边的父母和表姑与两个妹妹了。”说罢,一饮而尽。看了看张玉香说:“说吧!小妹。”张玉香说:“许大哥,你从什么时候爱上的嫂嫂?嫂嫂在哪方面打动了你?”许晖笑了笑说:“半年前我送大娘娘俩从医院回家,在交谈中我知道了你们这个家的艰辛。我说,无论咋着你也应该找个人,这样可以缓解一下你的压力。梦玲说,谈了几个都没结果,我上有老下有小,又不能生育,这样的家谁能来。我说,如果有一天不定哪个男人不嫌弃你的负担,你能接受吗,梦玲说,那样的男人还没出生呢。就这一句看不起男人的话,我记在心里,对她产生了爱慕,患上了单相思。前几天在银行门口遇到了他她,我热情的想和她握一下手,可这个人把伸出的手又缩了回去,羞得我不知如何是好。”大家听了都笑了。李梦玲说:“那时谁知你是单身,如你妻子在车里,多不好意思。”这时周小丫把自己的酒杯满上酒,举起来说:“原来这好的事是由我而起,那我干了这杯,就算对两个孩子的祝贺了”说完一饮而尽。众人一边吃着一边说着,过了一会李梦玲说:“表姑,那个任向东现在啥样。”陈素珍说:“你们可能不知道,那个我领着来的任向东,后来和李家沟的李凤兰结了婚,听说春节前又离了,离婚的原因是说了几句闲话。”
这顿饭人们吃的高兴,一边吃着一边说着,一直吃了两个小时。
吃完了饭,客人都走了。李梦玲和许晖去买塑料了。周小丫收拾完屋子,小声的对老头说:“到现在我就是不明白,那许晖那么有钱,为什么到咱家来?他看上玲儿什么了?”老头说:“你就别操心了,他要真没二心,咱们就跟着享福吧!”
结婚的日子到了,正日子的前一天,许晖说:“梦玲,明天咋办?”李梦玲说:“那咋办,咱们都是二婚,越简单越好。你至近的亲属,加上我至近的亲属,就两桌,男一桌,女一桌。”许晖说:“那好吧!一会我去城里准备菜。”
十一点了,两家的亲属都已到齐。这时出事了,有本村的人,也有邻村的人,还有刚知道消息的亲友,一来一大群,男的女的,足有五六十人,屋里院里全站满了。弄得许晖李梦玲束手无策。许晖站在院里和众人解释:“我们没准备饭,也不收礼。”内中有一人说:“谁说要上礼?我们是白吃来了,今天这顿饭如果吃不上,在这里靠到夜半,看你们咋入洞房?”又靠了一会,众人还是不走。许晖没注意了,只得去启动车。有一个岁数大点的说:“小六子,你跟了去,尽买好的,多买,今天这顿饭,不吃白不吃,白吃谁不吃。”
吃饭的时候已是两点半钟,还没见过这么晚吃结婚宴的,许晖、李梦玲挨个桌的拜席,到第三个桌子旁,一个人站起身来,许晖一看,原来是马平。心说,他咋也来了?马平举起酒杯说:“以前我有对不住梦玲的地方,你们二人别记在心上,这杯酒就算我敬你们了。”说完,举起酒杯,一饮而尽。这时,还是那个岁数大点的,拿着临时找来的笔和纸找写账的。内中有一人高声的说:“别忙了,有了写账的我们也不写。以后多坐几趟车,多要点车费啥都有了。”说的众人哈哈大笑起来。
吃完了饭,众人都走了。秋天的时节天短,已是五点了,看起来今天是两顿和一顿了。既然晚饭不吃了,就算入洞房了。老人在那屋休息了,这时两个孩子缠着许晖要红包。许晖从兜里拿出两个红包,一个孩子一个。孩子们迫不及待的打开红包,一样的,都是一百元钱和一张相片,相片上是许晖一手拉着一个孩子。孩子高兴地去拿给爷爷奶奶看。李梦玲说:“你啥时照的?我咋不知道。”许晖说:“就前两天,我把相机放在前面,自动拍照的。”
入洞房是高兴的事,许晖看李梦玲似乎还有心事,就打趣地说:“梦玲,你的表情告诉我,你还有对我疑虑的地方。”过了一会,李梦玲说:“许晖,我问你,你是富翁,我是穷婆,你是孤身一人,且又腰缠万贯,想要搞女人,手一挥就会来一帮。可我上有老人,下有孩童,你是可怜我还是同情我?如果是同情与可怜,那咱们的婚姻就此结束。这几年有人给我介绍对象我说过,只要不傻,能平平常常的过日子撑门面就行。我就不明白,究竟因为啥让你在这里与我同甘共苦。”许晖笑了笑说:“就凭你说的话。”李梦玲怔住了,问:“啥话?订婚那天不是说了吗?那算啥话?”许晖说:“你还说,要不是家里穷,现在也许正念博士。难道我和博士在一起我的人格还低吗?”李梦玲说:“那只是说说而已,说大话谁不会?”许晖说:“可我却当了真。在晚上睡不好觉的时候,我常常想,那些上层社会的人不一定全是高贵的,最底层的人也不一定全是愚笨的。人和其他物质不一样,其他的物质,用筛子一过,大的在上面,小的去了下面。人就不是这么回事。古语有这样两句话,蒿蓬藏匿灵芝草,淤泥深陷紫金盆。人的一生,拼的是钱,拼的是势。你没钱没势,当然就没有出人头地的机会。看起来我如果装点傻,你就会没有了顾虑。”李梦玲说:“正是,你要没有那些过日子的道道,我还真的没有顾虑。我就愿意和比我低一等的人在一起。”许晖说:“原来你不但幽默、自信、还是一个逞强、喜胜的人。别胡思乱想了,睡吧!再有一会就十二点了。”
任向东从打离婚以后,再没有人给介绍对象。爷俩过着饥一顿饱一顿的日子。这一天,任老汉赶集回来,和儿子发脾气说:“今天在集上我见到了陈素珍,人家说前几天李梦玲和一个百万富翁结了婚。我的好儿子,你想想,能和百万富翁结婚的女人,那精神境界能低吗?再说,一个百万富翁去和一个有两个孩子,并且还有两个老人的穷苦寡妇过日子,那精神境界也不低呀!你就是鼠目寸光,整天盘算自己的小九九。李梦玲有孩子,你觉得不行,第二个有钱你又不好好的维持,真叫外人笑掉大牙。这回那个寡妇从底层社会直接升到中层社会。那个许晖何止一百万,去年我坐了他两回车,听人们议论,他的妻子女儿出事故,肇事车补偿八十万,保险公司给四十万,他那个房舍过两年搬迁还值六七十万,这些年搞出租还挣十几万,加在一起不下二百万。你有啥,除了两片不值钱的嘴,就剩一个不能干活的干巴爹了。都说有福的赶着没福的走,可你这算啥,你这是穷鬼给财神让坐呀!”此时任向东趴在炕上,哪敢回言。


鸡蛋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发表评论

最新评论

引用  阿华    2016-1-4 11:16
顶,问好
引用  鲁冰层层    2016-1-4 13:09
好才华
引用  杨柳岸    2016-1-4 15:17
文笔优美,送上问候。
引用  子文    2016-1-4 16:22
引用  水陌格格    2016-1-4 17:29
问好,欣赏文采!
引用  清风    2016-1-4 17:33

文笔优美,送上问候。
引用  子玉    2016-1-4 18:09
文笔优美,送上问候。
引用  遥望丿无伤    2016-1-4 20:39
好才华
引用  叶沁    2016-1-4 21:37
引用  墙头等红杏    2016-1-4 22:40
新年好
引用  雪珂    2016-1-4 23:55
很不错!顶
引用  浮华苍桑    2016-1-5 06:44
学习了,不错。
引用  冰羽    2016-1-5 06:52
问好,远握。
引用  傲雪寒梅    2016-1-5 07:43
文笔优美,赞~新年好
引用  月隐寒霜    2016-1-5 07:51
文笔优美,新年好!
引用  阿宝    2016-1-5 09:59
问好,欣赏文采!
引用  安小影    2016-1-5 10:48
文笔优美,赞~新年好
引用  雨点沙    2016-1-5 12:14
欣赏,静静品读
引用  流萤小梦    2016-1-5 17:13
欣赏并问好!

查看全部评论(23)